是个语死早(つД`)

炮炮030

I'm not the hero of this story(绿红)

qaq

朽木清河:

闪点悖论捏他


 


  呃,你好?你好。咳咳。我的名字是哈尔·乔丹。一个普普通通的飞行员。这是一个关于我的故事。


  你或许不会相信,我曾经预见未来。


  ……


  好吧,好吧,我知道这可能听上去太过疯狂了!事实上我也这么认为。我不期待你能继续听下去,只是这件事除了你之外,在这之后再没有第二个人会知道了。唉,毕竟就算你说出去,也会被人当做跟我一样的疯子。


  我预见过鲜血,预见过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见过地球的毁灭。一开始我并不能理解那些充斥在我头脑中的破碎画面是什么,后来我明白了——这是我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命数。上帝交付于我一个使命,叫我替天行道——但那个人大概不是上帝。他与我登上的这架来自外太空的战机的主人长得一模一样。他是个外星人,来自遥远宇宙中最中央的那个星系,我因他的坠机死亡而接受了他未完成的使命。我可没有在编故事,这个世界上现今出现过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区区一个绿灯侠的故事又算得了什么呢?但你要知道,这是身为我,身为哈尔·乔丹,没有发生过的事。我说过了吧,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飞行员而已。英雄的殊荣无论怎样也不该是落到我头上,真要是我的话,就像现在,这个荣誉只够持续一秒钟的。


  那些突然出现的记忆像是我们的星球突然爆发的战乱,我开始断断续续地做梦。使我倍感疑惑的是,这里的我似乎有一个极为亲密的战友……我们的关系真实得几乎快让我当成一回事了。我曾抱着一纸袋的汉堡披萨敲开他的家门,我曾与他在太空中渐行漫步,我曾与他踩着尸山血海并肩作战:飞起的沙砾挡住我的眼睛,他挡在我身前,像一阵温柔的红色旋风。我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开始咨询心理医生的时候,这些久远得来自另一个世纪的事迹便硬生生地挤进我的大脑腐蚀改写我的记忆。我记得他蓝色的双眼眨起来根根金色睫毛扫过下眼睑,记得他偏头微笑的安静模样,记得他手指指节的干燥温暖,记得他发丝中散发出的棉花糖的味道。我视线的落脚处的总是他。他的一举一动我记得分明,偏偏他的脸打上了一层看不透的模糊雾气,唯有一双蓝眸中闪烁的光静静地流淌进我的心。他仿佛是一本我最为珍贵的书,我知晓他哪个部分最为精彩,可以随意从记忆中提取他的每个细节,线装书皮上落了一层又一层的灰,我与这个男人的一切却仍历历在目。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居然会独独钟情于一个镜花水月的幻影。哪怕我得知他的姓名,或长相,我都会不惜一切地去寻找他,很明显,我的心理医生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这消息绝不能被我的高层知道,任谁来看都会认为我因压力过大患上了某种精神病。我的头又疼了起来。有时候我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要去往何处。所以他问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还会梦到他吗?我回答他不会。再也不会了。因为战争正式开始了。


  ……我还会再梦到他。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最铁的哥们儿。我们持有对方的钥匙,睡同一张床,喝同一杯可乐,看同一部恐怖电影。你不知道,我有无数次想俯身吻他。我们亲密无间,我们这辈子从未见过一次面。这真是一个最滑稽的笑话。


  我觉得我这一生有件特别的事在等待着我,这事其他人都没法做到。一件我正在实施的事,一个我没有想不起的人。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或是一个人,一件事的发生。如我所说,我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只是千千万万个我中一个最平凡不过的哈尔·乔丹——我终其一生也没有与那位红色的闪电相遇。而在其他地方,我却是一个超级英雄!你能想象吗?我多少有些羡慕起那个自己来了。当然不仅仅是绿灯侠的身份……也许我的答案将是这场我即将奔赴的死亡,也许是其他什么的……我多希望我会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我啊。哈哈,只是一个疯子在临死前的自言自语罢了。你听见海啸了吗?你一定听见了。嘿!那个怪物可真大!来吧——!抱歉,抱歉,录音就要在这里结束啦。


  …………你真是个好听众,而这就是我,故事的全部了。谢谢你的聆听,到此为止吧。


  (通讯在此处挂断)



评论
热度(76)
  1. 林乔夕_长安歌女我独怜八宝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松鼠喜欢收集松果埋起来_Halbarry
    说是哈尔个人向也可以。  非常的短,但是…… 闪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梦境。 最后就该接上那句不管

© 炮炮030 | Powered by LOFTER